梧葉菖蒲

迴歸世俗。

依舊,感謝每個閱讀我的文字的你。

【TMR|Newtmas】WHAT'S GOING ON

-又名:一辆高空小破车
-Newt/Thomas(斜线有含义)
-原著大约是TDC


他们疯狂地啃咬着对方的唇,像两头为争夺配偶而鏖战的雄兽。

浅浅的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开,理智被黑黢黢的夜一点一点蚕食。


某一刻他们短暂地停下来,脚底下最后的城市有星点灯光映在彼此脸上。红色的警示灯旋转着,闪烁着,隐约的警笛声尖啸着划破宵禁后的死寂。托马斯背抵灰色的泥墙,轻轻地喘气。


纽特用手肘在自己和墙面间为托马斯撑起一个狭窄的空间,鼻尖几乎撞在托马斯的鼻梁上。


他朝高耸的实验部大楼伸出右手,WCKD的字样在他手臂上投射着苍凉的白光。

'她没准会看到这一切,看到我们在这里做的这一切。' 纽特粗喘着,嘶哑的嗓音带着哽咽,'她在那里,不是吗?'


托马斯强迫自己不去看那双血丝满布的双眼,那双目光总是跟随着他的眼睛。

'我不知道……我不能说(I can't say )……纽特……' 

他断断续续地,在亲吻的间隙里嗫嚅着。 '你知道的……她和你不一样……'


托马斯的左手揽上了纽特的脖颈。


他把纽特的身体压向他自己的,直至四肢纠缠了无空隙。下腹的灼热将所有禁忌燃烧殆尽。




他们在楼层镂空平台上做*爱。他们沉默地交换着自身最为脆弱的部分,指尖的老茧碾过柔软的端口,高空的干冷在擦蹭中变得粘腻湿热。


纽特不再说话了。他甚至没有开口嘲笑那个菜鸟实至名归的青涩,只在闷声开拓的同时如标记所有物般在对方的锁骨烙下一连串细小的齿痕。


托马斯正全然地为他打开着——


   

-


“——Dylan,别告诉我这是Wes昨天给你的剧本。”Thomas.Brodie.Sangster,一名正直的演员,皱着眉头合上未读完的两页薄纸,第无数次因他面前那个总是闯入他的拖车、嬉皮笑脸的伙伴感到万分头疼。“然后你还一字不落地把它看完了??——Wes?Wes?”


拖车外面一阵鸡飞狗跳。

“God damn it…Anyone?…有谁错拿了我(AO3)的手稿吗?”


-Fin-

*抱歉又让Wes背锅了(…
*并在RPS的边缘试探(…

评论(8)
热度(42)
©梧葉菖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