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葉菖蒲

迴歸世俗。

依舊,感謝每個閱讀我的文字的你。

【TMR | Newtmas】阵雨

-原著:THE MAZE RUNNER

-配对:Newtmas无差

-他们属于彼此,疏漏属于我


(献给我的恋人)

-

托马斯在一片黯淡的微光中惊醒。他头顶的叶片正湿漉漉地淌着水,水珠一点一滴濡湿他的头发、后襟、衣裤。托马斯茫然地站起来,牵动几块还带着前一天因奋力奔跑而酸软的肌肉。

他伸手摸了一把支撑屋顶的木头柱子,感觉到大股大股的水瀑布一样从他的手掌边上流过去,哗啦哗啦哗啦的声响在他耳蜗里回荡。暴雨击打泥地散发出的腥臭气味唤醒了他童年记忆里关于雨的部分,有一种在妈妈的臂弯里的温暖和柔软,还有哄孩子时的低语呢喃。


托马斯想不起来自己上一次见到暴雨是在什么时候了,可能从来就没有过。他感到头很痛,好像昨天晚上曾经被人用短棍狠狠地敲打过,尽管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是几点了?托马斯心想。他的手腕空空的,腕表不见了。失去太阳和阴影作为参照,灰蓝的天空抹除了仅剩的一点时间概念。


外边断断续续传来几阵聒噪,显然空地里的其他人也被这场不期而遇的暴雨打扰了清梦。有人快速地从托马斯的棚子旁边跑过去,脚步惊慌失措。“查克,你在吗?纽特?”他走出去大喊道,暴雨顷刻间把他浇了个透顶。没有人回应他,刚才的那阵声音也突然消失了。托马斯拔腿向大屋的方向拼命跑去,期待着他的朋友们已经在那里等着他。


托马斯的朋友们在大屋里等着他。纽特站在中间靠左,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空位。民浩在空位左边,接着依次是扎特和其他行者。温斯顿站在纽特右手边,隔着那个本该是艾尔比的位置,焦虑和迷茫重重叠叠地浮现在他脸上。其他空地人一个挨着一个站满了大屋,小声地交头接耳。查克也在那些人中间,缄默着,心事重重地低着头。

托马斯跑进门,猛地刹住了脚步。所有的男孩立刻停止说话并且抬起头看着他。几秒钟的死寂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必须说点儿什么。

于是托马斯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他干巴巴地说。

“白痴。”民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傻瓜都能看出来现在发生了什么,”纽特严峻的神色出现一丝松懈,“汤米,到这儿来。”托马斯马上走过去填补了圆弧的空缺,为他没有受到纽特的责难而小心地松了一口气。“我们得到地图室去,”纽特用只有圆弧里的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继续说,“如果今天持续暴雨,我们必须暂停我们的迷宫探索行动。——有人持反对意见吗?”

有几个人沉默地摇了摇头。

托马斯急切地张开嘴:“那么我们的记录要怎么办?如果我们错过了某些规律——”

“比起迷宫,这件事更需要商讨。”民浩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语气罕见的困惑犹豫,“这地方两年来从没下过雨。”

“也许我们这里是他们的泄洪渠。”托马斯故作轻松地说。可惜没人因这不合时宜的幽默而发笑。

这时候他们听见高墙开始移动的声音,尖锐地划破暴雨声的笼罩,在林地上空回响。好几个孩子蹲下来捂住了耳朵。 


“我们该走了。”纽特对他们说。他转过身去,面对其余的空地人拔高声调:“杂活手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把自己的东西都看好。剩余的人留守大屋,都提高警惕。”一部分人随即骚动着离开,不安和恐惧开始在托马斯的脑海里不停地翻搅。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跟随纽特和民浩他们向地图室前进。他的发梢还沾着水,衣服完全湿透了,凉风吹过激起轻微的颤抖。


进入地图室前托马斯抬头望了望爬满常春藤的高墙,在雨雾中它们显得遥远而荒诞不经。纽特从后面轻轻推了他一把,使他得以从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荒谬想法中暂时地脱离出来。他们闷声不响地走进去,托马斯缓慢地掩上门,暴雨的冲刷被隔绝在了房子外面。


事实上除了阅读和整理那些地图,行者们没有别的其他事情可做。没有一个人乐意首先提起这场暴雨,整个地图室都沉浸在古怪的沉默之中。有几次托马斯尝试在心里呼唤特蕾莎,却同样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机械地动作着,把地图从箱子里拿出来,心不在焉地浏览一遍又放回原处。陈旧纸页和腐烂木头的味道让托马斯更加难以集中精神,图像和数字在他眼前跳舞。


我得到迷宫里去,有个声音在呐喊,哪怕我一个人去。

他快要沉不住气了,头脑里尽是他和民浩昨天跑过的道路,一头死掉的鬼火兽,还有这场无法解释的暴雨。休息间隙托马斯忍不住打开门去看,祈祷外面的天空已经变得明朗,却被扑面而来的雨水劈头盖脸浇得不得不退回室内。


差不多应该是午后了,托马斯凭直觉判断道,他的肚子发出了细微的咕咕响声。他在角落里坐下,看见纽特关上一只箱子朝他走来。

“听着,你这个傻蛋,”纽特挨着他坐下,伸出一根手指戳着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不能让你轻易地去冒险,我不想看见一个被水淹死或者滑倒摔死的尸体。”

“杂活手们去干他们的活了,而我是行者。”托马斯看起来还没有放弃,“我总得做点什么。”

“民浩也是,这里的大家都是。”纽特嘲弄道,“我们现在坐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好主意吗?菜鸟。除非你能让雨停下?”

“我不能——”托马斯吃力地为自己辩解,脑海里有几帧无序的画面又一次反复闪现。托马斯站在白色的实验室里,托马斯站在蓝色的液晶显示屏前。他抓不住它们,也无法阻止它们令肠胃条件反射地翻腾。“但我也不能像你一样坐在这里当个胆小鬼。”他嘟哝着顶撞回去,模糊地察觉到纽特脸上一闪而逝的受伤的神情。

“闭好你的嘴。”纽特冷静地说道,他没费太大力气使语气温和下来。

“再等等看,好吗,汤米,我们再等等看。”


漫长而毫无希望的等待,雨停仿佛遥遥无期。暴雨闯进入托马斯的思想,浸透了他残存的理智。雨水覆盖了他的视野,场景湿淋淋地晃动。前些日子奔跑的疲惫一点一滴爬上来,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

托马斯歪斜身体昏昏沉沉地睡去,意识朦朦胧胧地沉进深渊。随后脑袋被什么东西托住,停止了下坠。



有人轻轻地拉扯着他的头发。

“喂,菜鸟,起来。”

有人踹了他两脚。

“别躺在我的腿上。”


托马斯睁开眼,黎明的微光照在他脸上。他呻吟地站起身,林地干燥的空气撞进鼻腔。他的手表好端端地扣在手腕上,没有暴雨,甚至连一滴水也没有。他的头脑像被瀑布冲洗了一遍,躯体还留存着昨天奔跑的劳累。纽特双腿伸直坐在地上看着他,皱着眉头满眼哭笑不得。

托马斯不愿思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呃,发生了什么?”他干巴巴地问道。

“二十分钟前我们来叫你时你在做梦,做一个手舞足蹈的梦。”纽特说,声音像在极力忍着笑。他站起来活动着自己的关节,伸了个懒腰。“民浩在外面等你,你们今天要跑不短的路程。”

“如果你马上启程,我可以忘掉刚才是谁在白日梦里叫我的名字。”纽特补充说,然后朝着屋外走去。 


托马斯被钉在原地,满脸通红。



远处的高墙开始发出尖锐的轰鸣,刺耳的刮擦声清晰地回荡在林地上空。



-FIN-


*灵感来源于近期的暴雨和与恋人关于雨的对话

*参考:TMR小说正传第一部及电影第一部

*人名中译此后均沿用接力出版社译本

*细节如有错漏劳烦指出


评论(4)
热度(45)
©梧葉菖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