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葉菖蒲

迴歸世俗。

依舊,感謝每個閱讀我的文字的你。

【DM|沙海衍生】亡 (一)

《沙海》衍生,吴老板左臂十七道伤疤联想,原创角色第一人称视角。
无cp。
盗墓笔记同人首次尝试。
努力仿照原著风,学术性语言基本胡扯,接受并欢迎谈人生。
-
正文。
-
                                  (一)

      我正在经历一个极其古怪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是很多人一生中都没有经历过,或是再也没有机会记录下来的。它很像心理学上所谓的“濒死体验”,但我知道一定不是,否则在这里用文字讲述这一切的,就该是我的魂魄了。我的意识很清醒,清醒得足以让我记下每一个细节,而大多数人则在同样的境况下命丧黄泉。

     我刚刚才结束一天的辛苦工作,钻进帐篷,把自己裹进睡袋,放松身心尝试进入睡眠。没有产生一点点死神逼近的危机感,呼吸却渐渐紊乱,手脚麻木动弹不得。眼皮很沉重,很快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我感觉自己被强行塞入一个黑暗的容器,身体被牵拉、挤压,然后是无休止的颠簸。

     终于能够看见一丝微光,旁边有人用我半懂不懂的方言低声交谈着,典型的南方口音,可能是湘水一带的客家话。阳光突然刺进眼里,有无数黑灰色的人影摇摇晃晃。我定了定神,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白皑皑的沙子,不见一株植物,茫茫沙漠从地平线那端开始延伸过来,非常壮观。

     我很乐意怀疑这是我临死前的一次人生回忆,但我记忆里找不到类似的场景。从大学毕业开始干野外物探测绘这一行,到现在少说也有二十余年,我几乎踏遍祖国大江南北,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白的沙漠。更何况我当年负责的区域基本都在川西南,和沙漠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寥寥无几。

     难道在国外?或者甚至只是我潜意识中的臆想?
     我一时间没什么头绪,只好任由事态继续,不受我思维所控制地发展下去。沙漠中人群聚集,五辆越野车停靠在他们身后的沙丘前。一个男人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半边脸被宽大的防风墨镜遮得严实,身上穿着乌黑的皮夹克,下巴的胡茬参差不齐。从画面上来看我应该是在仰视着他,然后他蹲下来和我平视。

     “傻了吧,没见过这么大一片白沙漠?哈哈,说实话,我以前也没有。不过,如果你接收到了这部分消息,说明你已经成为了幸运儿之一。接下来这沙子里会有更大的惊喜等着你,做好心理准备喲。”他说道,尾音上扬,咧开嘴角扯出夸张的笑。

     我熟悉这种近乎疯狂的笑容,这是冒险家特有的,面对未知的危险无所畏惧的笑。我失踪了十多年的父亲,脸上以前常常挂着这样的笑。
墨镜男说完转身就走,我一咬牙想站起来喊住他。

    “等等,你是谁?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这里是哪里?”
     一连串的疑问脱口而出。他没有回头,自顾自大踏步走进人群中,我的呼喊他置若罔闻。

     墨镜男人离开后不久,有人过来用不透光的黑布蒙住我的双眼,周遭陷入一片沉寂,除了足下沙地的微微振动,我感知不到任何其他动静。我猜测我彻底被他们遗忘在了原地。

      我开始尝试着思考有关这个不合常理的梦境的一切,却突然头痛欲裂,右侧传来冰冷粘腻的触感,紧接着左侧也同样,像几条滑溜溜的蛇一点一点缠上来。而我也随即扭动身躯,不受控制地滚进那团冰凉里。脚下的大地毫无预兆地翻滚起来,那团东西和我缠绕得更加结实,有细小的鳞片剜入我的皮肉。

      蛇,是蛇!我小时候不爱学习,一次考了年级倒数第一,为躲避父母的责打,傍晚孤身一人藏后山的森林里,好巧不巧吵醒了一条正在冬眠的碗口粗的眼镜蛇,差点被活活勒死。从此对蛇的心里阴影那——么大,可以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大声呼救,却听不见自己发出丁点声响,我拼命挣扎,肢体却不停地违抗着大脑的命令,我大口呼吸,却发觉周围的氧气正在迅速消耗殆尽。

        我昏昏沉沉地倒下,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睁开眼还是一团漆黑,周围湿漉漉的,遥远的地方有灯光幽幽亮起。

        我想我可能已经死了,眼前那盏应该是天国摇曳的灯火。
       
     火光越来越朝我靠近,映出一个年轻人的脸庞。胡子拉茬,头发蓬乱,衣服裤子沾满污渍。他眯起眼睛把手里端着的烛台往前伸了伸,细细打量着我,像镖局里验镖的老师傅,接着就莫名其妙地笑了。两簇火苗在他暗沉的瞳孔里跳跃,气氛诡异。

     “嗨,你们好。”
     他说的是“你们”。我下意识往身边看去,借助微弱的烛光,我看清身侧坑坑洼洼的墙壁湿漉漉地挂着水珠,偌大的空间不见其他人,只有几个竹篓立在一旁,发出悉悉窣窣的声响。我脊背一凉,登时后背冷汗涔涔。

     “听话,都出来。”男人又开了口,提起脚踹过来,目标是我身边的那几个竹篓子。紧接着竹篓抖了抖,上端的开口冒出几只长长的黑影。蛇!

     巨大的恐惧瞬间将我吞没。不仅由于我对蛇的害怕,更多的是,所有证据都表明我和他们的处境相同,那么,如果他们是蛇,我是什么?

TBC

评论
热度(8)
©梧葉菖蒲 | Powered by LOFTER